食尧。

团饭 东方神起 tfboys cp粉 允在 米秀 凯源 千宏

圣诞礼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比往年晚得多。被裹成球的刘志宏兴奋地在院子里仰头站着,任由飘飘洒洒的雪花沾上他清俊的眉眼。即使已经在北影读了好几年书了,对于冬雪刘志宏还是毫无抵抗力。


“宏宝”


屋子里传来易烊千玺唤他的声音,刘志宏赶紧跑到廊下,用他戴着手套的双手胡乱呼噜了几下脸颊和头发。自从他的左腿断过以后,易烊千玺就不准他在冬天出门玩雪了。还每每把他裹成一个球,动弹都费劲。


易烊千玺拉开朝着院子的门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。刘志宏因为被他裹成了一个球,伸手都不易,沾上的雪花在刘志宏体温的烘烤下融化成水,在他纤长的睫毛上摇摇欲坠。


“满头满脸都是雪了,来北京这么久了,还看不腻?”


易烊千玺把他拉过来,拍打下他头上和身上的残雪,最后温柔地亲吻上他沾水的眼睫毛。


刘志宏似乎习以为常,在他低头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。冬日温暖干燥的嘴唇贴上眼皮,和着眼睫毛上的水珠,有一种麻酥酥的痒意。刘志宏扭了扭头想躲开,却被一只大手按着后脑勺,强迫他接受这个温柔的亲吻。


吮吸完睫毛和眉毛上的水珠以后,易烊千玺用他温热的脸颊蹭了蹭刘志宏的脸颊,把他冻红的耳朵包进掌心。因为害羞,刘志宏的脸颊倒是热了一些,透出微微的粉。易烊千玺满意了,麻利的半拖半抱地把人弄进了屋里。


地暖让整个屋子暖烘烘的,刘志宏刚在外面被易烊千玺搓热了脸颊和耳朵,倒不至于太过冷热交替,但是他穿得太厚了,站了一会儿就觉得热了。


易烊千玺看他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,知道他肯定是热了,便开始动手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围巾和外套。刘志宏躲开他拆围巾的手,向后退一步离开他的怀抱,把两只戴手套的手伸到易烊千玺的面前。


手套是易烊千玺照着刘志宏的手定做的,针织的水红色毛线,里面是温暖的羊绒,五指刚刚好,刘志宏戴上以后自己根本拆不下来。


刘志宏觉得易烊千玺老是把自己当小孩子看,帮他穿衣服围围巾戴手套。倒不是说不喜欢这样,但是刘志宏脸皮薄,而且也怕易烊千玺累着。自从他们重新在一起以后,易烊千玺总是对他格外小心翼翼。这样子下去不好,他得改改易烊千玺这患得患失的坏习惯。在梦里被易烊千玺又一次无意识地勒醒以后,刘志宏摸着腰上那双交握着揽着他的双手心想。


易烊千玺有些无奈,这段时间刘志宏老是拒绝他的各种伺候。难道他发现我借着这些事情揩油了?易烊千玺头脑风暴中。


虽然脑子里在不靠谱地推测,易烊千玺还是伸出手给刘志宏拆手套。他双手托住刘志宏的双手,大拇指和食指灵活地捏住手套小拇指的顶端揉搓,把手套搓离手指一小段以后就换另一根手指,双管齐下地很快就把两只手的手套从小拇指到大拇指揉搓了个遍。


右手握住刘志宏的右手腕,左手拉住手套的五指,轻微一拉,那手套就乖乖地脱离了那只白皙修长的手。如法炮制地脱了另一只手套以后,刘志宏就开始给自己拆围巾和脱外套了。边脱外套还边想,听说两只手能一起动作的人更聪明,果然是这样么。


易烊千玺没占到便宜有点儿不开心,到晚上上床睡觉的时候还撅着个嘴。刘志宏有点儿哭笑不得,虽然心疼他,但又有心要治治他这毛病,便不再像从前那样哄他,连晚安吻都没给。


易烊千玺也不恼,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呗,扑过去就朝着那红唇响亮地啵了一口。刘志宏瞪他,易烊千玺就冲着那桃花眼亲过去。刘志宏拿他没辙,只好等他亲过瘾了,再推推他的胸膛,让他躺好睡觉。


易烊千玺如他所愿地放开了,但却没有躺下来睡觉,变魔术一般地从背后拎出一个粉色的袋子给刘志宏。


“这是什么?”


刘志宏好奇地捏着袋子问易烊千玺,软软的,分量也不重,会是什么呢?


“你拆开看看。”


易烊千玺看起来有些激动,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刘志宏,明明已经迫不及待了,还强撑着硬要卖个关子。


刘志宏失笑地看着他那期待的眼神,湿漉漉的像只撒娇的小奶狗。他慢条斯理地拆开袋子,急得易烊千玺想上手帮他拆了。


刘志宏终于将袋子拆开,抽出了里面的东西,是两只红色长筒袜。袜子上点缀着黄色的星星,一只上面是轻松熊,另一只上面是熊本熊。是两只圣诞袜。


浪漫的射手座有些得意洋洋,抽走他手里的熊本熊圣诞袜,挂在了他自己这边的床头,终于心满意足地躺平盖上了被子。


这是跟他要圣诞礼物?刘志宏一边把剩下的那只轻松熊圣诞袜挂上床头,一边琢磨着。


易烊千玺心里挂着事儿,总是睡不安稳。第二天一反常态地早早醒了,看了看臂弯里还在熟睡的刘志宏,小脸儿红扑扑的。一呼一吸地,热气就喷上了易烊千玺的锁骨,弄得易烊千玺暖暖的,又痒痒的。


易烊千玺慢慢地把自己被刘志宏压着的那只手抽出来,只把被子掀开一点儿小角,悄没声儿地溜下了床。一边揉着自己被压麻的肩膀,一边给床上的人掖紧被角。


赤着脚把自己事先在床底下藏好的礼物放进刘志宏的圣诞袜里以后,易烊千玺准备偷偷提前看一眼刘志宏给他的圣诞礼物。
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那昨晚他亲手挂上的熊本熊圣诞袜居然不见踪影!易烊千玺赶紧走过去他自己那边床找袜子,莫不是昨晚没挂稳掉了?还是刘志宏给他的礼物太重,给放地上了?


易烊千玺急着找圣诞袜,赤着的脚跨步太猛,脚趾砰的一声撞上了床头的柜子,疼得他闷哼了一声。


撞击的声音惊醒了刘志宏,他一骨碌爬起来,一边揉眼一边问易烊千玺怎么了。


“宏宝,我的圣诞袜不见了。”


易烊千玺因为脚趾出血眼圈都带上了薄红,十指连心果然不只是说手指,于是说话就带上了点儿哭腔。


“怎么了?怎么弄出血了?那么不小心,疼不疼啊?我去给你拿创可贴。”


刘志宏一看他都流血了,也分辨不了他说的话了,只想赶紧拿医药箱给他消毒处理伤口。等他急急忙忙地一落地,眼尖的易烊千玺就看到了他脚上的那只熊本熊圣诞袜。


本来刘志宏就皮肤偏白,又因为要保护曾经断过的左腿,易烊千玺就不让他穿短裤了。这几年被裤子遮着的双腿就越发地白,那只红色的圣诞袜衬得他的那只小腿更是盈盈动人。踏在白色羊毛毯上的那双脚,仿佛也踏在了易烊千玺的心上。


刘志宏可不知道他心思急转地想了那么多东西,他急着去拿医药箱,连拖鞋都顾不上穿。还来不及迈开步子,就被人扯着手拖了过去。


刘志宏急得想打他,还流着血呢,瞎闹腾什么?他动了动手腕想挣开易烊千玺,可易烊千玺就是抱着他不放。刘志宏难得地黑了脸,准备开始训人。


“宏宝,你为什么穿着我装礼物用的圣诞袜?”


刘志宏还来不及怼人,就被人怼了回来。脸马上就红了,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“我,我就是礼物啊。”


刘志宏小声地嘟囔着,自觉万分丢脸。但是事儿都做了,索性破罐子破摔,干脆地说明了实情。又不敢再看易烊千玺的反应,便攥紧了那坏蛋的衣角,把整张脸埋进了他的颈窝。


“宏宝,那我要开始,拆礼物了。”


重音放在拆礼物上的坏蛋沉沉的笑声,震动着刘志宏的胸腔,脸边是抱着他的人心脏的脉动。一下,一下,一下,撩拨着他的耳朵。


那天易烊千玺多开心我不知道,反正最后沾血的床单和白色羊毛毯都是他洗的。对!全程手洗。不愿透露姓名的某队长咬牙切齿地说。


什么?你说他嫉妒?咋这样。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主唱表示这不是他的锅。


评论(7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