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尧。

团饭 东方神起 tfboys cp粉 允在 米秀 凯源 千宏

特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只剩一个人的海边,脚印被浪花淹灭。像刚才没有人在我身边 。」

王源和王俊凯从小在山城长大,对海的初体验还是在台湾。王源闭上眼睛,好像还能看见在那年的微咸海风里,穿着黄色卡通图案T恤的自己在王俊凯肩头轻轻挣扎着晃动双腿。

当年他们都还是半大孩子,虽然他在摄像机下配合地假装挣扎,心里却熨帖得紧。无论什么时候,王俊凯总是能把他护好的。

又是一阵涨潮,一大股浪花前赴后继地向王源涌来。王源身后的脚印瞬间被抹平,海水漫过脚踝,打湿了王源的浅蓝色牛仔裤。

在扑面而来的湿润海风里,王源突然想起当年看过的《匆匆那年》。说实话,现充boy王天龙是不喜这种一肚子酸水的青春疼痛文学的。毕竟在长年累月的中二少年王土霸的影响下,他也一向倾向于热血派系。

但是架不住,里面有他偶然得知的一段台词,已经无法说是感同身受。大概是,把所有他心里不可告人的秘密做了一个总结。

「一开始你是我的秘密。我怕你知道,又怕你不知道,最怕你知道却假装不知道。你不说,我不说,又远又近。」

王源喜欢王俊凯。

这大概是个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事。千万粉丝都说了,王俊凯喜欢王源。春天怕你潮,夏天怕你热,秋天怕你干,冬天怕你冷。一年四季盯着你吃饭,给你系鞋带,和你形影不离。如果这都不算爱,恋爱还有什么好期待。

王源也差点儿信了。真的,就差那么一点点。还好最终还是没信。当然,这结果有一个好处,还有一个坏处。好处是王源在越界前悬崖勒马,没捅破那层形同虚设的窗户纸。坏处是王源那一颗龙心,没来得及收回来就丢王俊凯身上了。

说起王源的性格,不了解的人都爱说他甜、萌。这其实很有些意思,据说有粉丝探班见过他私底下那么盐当场脱饭的。这事王源是真冤枉,谈不上什么装不装的,王源本来就是这样的。

对于这件事,易射手表示这是王源妈生晚了。就这性格,开心的时候好像所有负面都消失了,而且你完全找不到一丝敷衍。一戳某个开关,比如关掉镜头,马上就可以拉平上翘的嘴角。这不是精分双子座是什么?

「想有个爱来解决,动摇的一切。可惜,越不放手越决裂。紧握,只会让痛更强烈。」

凯源火起来的时候王源还懵懵懂懂,情商再高也架不住年纪小。再说他和王俊凯,是特别的。无论是他之于王俊凯,还是王俊凯之于他。

这个特别基于命运安排好的最适合时间的相遇,也基于他们像互相扶持生长的两棵树一样的努力和陪伴。所以,王源也理所当然地认为,连树根都相互缠绕生长的他们,是密不可分的。

人气这种东西,有时候真的跟买彩票一样。巧的是,他们运气好,刚好摸到特等奖,五百万。有人喜欢你,那必须有人讨厌你。毕竟,这世界在一定程度上,还算是公平的。

所以当王源被王俊凯的粉丝攻击的时候,也没太当回事儿。倒不是不伤心,王源身上有股韧劲儿。他觉得你不了解我,那么你不喜欢我,没关系,那是你的损失,你不识货。

说到底,粉丝也不是身边人,王源最多心里堵一下,一想开就抛到脑后了。但是架不住王俊凯当真了,他开始和王源保持一个有度的交流了。

王俊凯不再像以前,什么都告诉他,什么都和他分享。不再随意给他系鞋带,盯着他吃饭。王俊凯开始平均他的关心给他和易烊千玺,不冷落他,却也不再过度关注他。

王源也不在意。至少,表面上并不显得在意。说实话,他和易烊千玺两个零零后,反而兴趣相投得多,于是千凯千和千源甚嚣尘上。易烊千玺对此表示,这就是三人队伍的悲哀,无辜到变形。

王源觉得自己特别地敬业,很多时候他都恨不得马上挑明一切,把王俊凯故作冷静的那张面具撕烂,摊开一腔真心,管王俊凯要收还是要扔。至少,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。

但是,他不敢赌。

所以,他还是那个镜头前活泼可爱,镜头外高冷盐人的王源。

真是可笑。

「 还是认为你最特别,却不再挽回。会心碎的拥抱,适合浅尝不适合是深的沉醉。」

王源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到成年,十年之约他不敢妄想,现在已经隐隐在给他们接单人资源了。再说了,一直绑在一起也委实不是一个好主意。

CP粉在他们眼里是个挺神奇的存在,最初还是王俊凯给他普及的凯源。王源还记得当时王俊凯的表情,他勾着王源的脖子,有点儿得意,又有点儿无措。

所以当王俊凯对凯源露出这样嫌恶的表情的时候,王源简直如遭雷击。

「喜欢是什么呢?喜欢是两个人在一起。而两个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是开心。如果不开心,那你就离开他吧。」

王源作为一个标准天蝎座,心思藏得深。真正不开心的时候,面儿上反而笑得愈是灿烂。内心风起云涌,累计着冰雹和暴雪,表面上还能和平共处,镜头前不变的嬉笑打闹,就像什么都没有变过。

在一起那么多年,即使王源咧开嘴角露出了一口小白牙,王俊凯也看得出来,王源漂亮的杏仁眼里没有一丝笑意。

所以,明明知道他那么不开心,为什么还是自欺欺人地骗自己说他笑起来的样子是快乐的呢?王俊凯曾经多次在寂静的房间里这样问自己。

王源离开后,他开始像易烊千玺一样,爱上不开灯拉上所有窗帘的,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。

王俊凯这几年红透半边天,名下房产好几处,他却还是最喜欢这个马路边上的单身公寓。尤其偏爱深夜里突兀响起的行李箱车轮滚动的声音,一片浓黑里絮絮的私语,是寂寞的代名词。

王俊凯总是在心里模拟,王源离开的那个深夜,大概也是这样的,安静且绝望,却又义无反顾。

「这世上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,向往更好的生活,更高的物质保障。可惜我,却盼望普通人的生活,求而不得。」

王俊凯年少的目标一步步达成了,他不再是街头无人识的无名少年,街头巷尾都是自己写词谱曲的歌谣。可是他却不再开口唱歌,不谈情爱,深居简出。

写一沓掏心掏肺的情歌,一天一天一月一月地认认真真写下时间和想跟那个人说的只言片语。

可惜,无处寄相思。

「爱饥渴」

王天龙向来觉得自己六得飞起,即使给扔到悬崖峭壁,也能给你开出空谷幽兰。哦不,是长成挺拔的苍松。

当初虽然说不上是落荒而逃,也确实有那么几分狼狈。他陪着王俊凯,若无其事地粉饰太平,却在最后一刻重重地撕破这种假象,露出下面血淋淋的,彼此的心。

当他瞒着王俊凯终止合约,深夜拉着行李箱离开王俊凯的时候,他的内心甚至还有一种报复的快感。他想,我终于可以忘记那无数次不由自主搜索对方的眼神,想要触碰却缩回的手,对方厌恶的表情。

王源还是太天真了。

他的心还是会因为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而加速跳动,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搜索对方的消息,看着他从愤怒地口不择言到沉默地消瘦。最终,还是心疼。

王源想,我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,这样是不必要的。于是他丢掉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东西,剪掉那个人喜欢的可爱发型,改掉以前被惯坏的习惯。

他开始交新的朋友,学会了新的生活方式。他现在最喜欢的食物不再是小龙虾,也从不犯蠢卖萌。朋友们都觉得他沉稳且可靠,是队里的小队长,大家的好大哥。

于是,朋友们也从不知道,他不喜欢吃虾不是因为过敏,不喜欢唱歌不是因为五音不全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自然是因为,你不是那个特别的人。

离开土壤的植株,即使有充足的水分和阳光,百分之八十的还是会死亡,因为爱饥渴。

「后来我就明白了,分开是为了更好的重逢。」

爱情里是没有谁对谁错的。非要分个一二三四五六的,那都是往日的爱意换了今朝的怨怼了。日子久了,分开长了,彼此经历得多了,便都明白了。

王源回国那天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的一片湛蓝,像那年台湾海边上空的蔚蓝。终于踏上重庆的土地,王源才发现还是最喜欢故乡的一草一木,连空气也是独一份的特别,看哪哪都顺眼。

午饭当然还是最爱的小龙虾,多年没碰还真是嘴馋。王天龙自觉宝刀未老,可惜马失前蹄,被虾壳划破了手指。

还没等王天龙处理伤口,斜对面冲出一个人抓住他的手就往自己嘴里塞。舌头舔干净手指上酱汁,再吮吸出污血,从兜里熟练地掏出一片创可贴,轻柔仔细地贴好。最后隔着创可贴亲了亲那小伤口,是温柔的安抚。

王源没挣扎也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一脸认真地替自己处理伤口的王俊凯。那个人和他们小时候一样,一样温柔,一样耐心,一样让人无可自拔。

王源想,这一次,不会放你走了。当然,我也不走了。

评论

热度(8)